無錫新傳媒
首頁 > 滾動要聞 > 正文

環球深觀察丨從歐洲到中美洲 美國政策加劇全球難民危機

2020

10/08

21:00

來源

央視新聞客戶端

分享

  當地時間10月5日至9日,聯合國難民署第71次執委會會議在瑞士日內瓦舉行,重點探討新冠肺炎疫情下的人道主義救援等問題。有關專家表示,美國中東政策是造成歐洲難民危機的根源,其推行的激進反移民政策也使中美洲地區移民問題日趨嚴重。

  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菲利普·格蘭迪5日在聯合國難民署第71次執委會會議開幕式上指出,難民通常從事非正規工作,應對各種沖擊的能力非常薄弱。當前,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他們的收入大大減少,還面臨著積蓄迅速耗盡和糧食不足等問題。他表示,如果不探究并盡力解決迫使人們流離失所背后的根本原因,更多的人將無家可歸。

  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菲利普·格蘭迪

  難民問題如同歐盟一道難愈的傷痕,時刻考驗著歐洲的團結。當地時間9月9日,希臘最大難民營——位于萊斯沃斯島的莫利亞難民營發生大火,大火幾乎燒毀了整個難民營,超過12000名難民被迫撤離。經警方調查,故意縱火的六名嫌疑人是來自阿富汗的難民。原因是營內暴發的疫情導致感染激增,引爆了他們積蓄已久的不滿。

  希臘最大難民營數次火災致上萬人流離失所

  歐洲苦尋解決難民問題良藥之時,大西洋彼岸的美國則在追尋造成難民潮的根源。美國布朗大學最近發布了一份題為《創造難民:美國后“9·11”戰爭造成的流離失所》的報告。報告指出,美國在“9·11”事件后參與的戰爭加劇了全球范圍內的難民危機。

  美國布朗大學發布的報告

  報告稱,僅在2010年—2019年期間,全球難民數量就從4100萬激增到7950萬,幾乎翻了一番;從2001年開始,美國至少發動或參與了8場戰爭。保守來看,美軍戰爭導致了至少3700萬人逃離家園,實際上其導致的難民人數或高達5900萬,從規模上來說,是自1900年以來,僅次于二戰造成的難民潮。同時,中東難民最先涌向歐洲國家。也就是說,在歐洲難民問題上,美國是罪魁禍首。

  另外,據該報告統計,以美國為首的聯軍于2001年在阿富汗發動的反恐戰爭,至今已導致530萬人流離失所。美國2003年打響的伊拉克戰爭制造了920萬難民。2014年,美軍直接介入敘利亞戰爭后,導致710萬人流離失所。僅這三個國家的難民就超過了2000萬人。

  聯合國難民署官網圖片

  德國聯邦議院國防委員會成員、議員亞歷山大·諾伊在接受總臺記者專訪時表示,大部分難民來自戰亂國家,他們都是戰爭的受害者。美國是最大的戰爭發動者,這些戰爭都有美國的參與或是受到美國的影響。他說:“例如敘利亞、阿富汗、利比亞、伊拉克,這些國家都是西方發起的戰爭的受害者,而美國是戰爭背后最大的推動力。”

 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拉美研究所副所長孫研峰也指出,美國的中東政策是造成歐洲難民危機的根源。

 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拉美研究所副所長孫研峰

  △孫研峰:美國的中東政策是造成歐洲難民危機的根源

  孫研峰認為,歐洲的移民核心是在北非和中東地區長期的戰亂,導致了當地生存環境的急劇惡化,所以當地的民眾不得不大量地遷居到本地區以外,歐洲就成為一個最主要的目的地。他說,如果仔細進行分析便可看到,美國的中東政策,尤其是美國借反恐為名干涉或干預中東局勢,其實是中東局勢亂局,甚至是移民危機、難民危機的最深根源。

  孫研峰還進一步對比指出,在美國發動中東反恐戰爭之前,中東并未出現較大移民危機。恰恰是在美國大舉干涉中東問題之后難民問題才突顯出來。“由于在伊拉克危機,特別是在敘利亞戰爭之后導致這種危機愈發明顯,所以要歸根溯源,應該想到美國的中東政策可能是歐洲移民危機的一個最重要的因素。”

  另一方面,美國政府近年來一直力主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修筑邊境墻,甚至不惜動用國防預算來解決修墻的經費不足問題。而美墨邊境墻也加劇了中美洲地區移民的生存困境。

  圖片來自聯合國難民署官網

  自2018年以來,赴美中美洲非法移民潮規模不斷擴大。一些洪都拉斯、危地馬拉和薩爾瓦多的民眾通過社交網絡等方式聚集,以搭乘順風車和步行等方式,行進數千公里前往美墨邊境,尋求各種方式入境美國。當地媒體將這種移民形式稱為“移民大篷車”。

  今年10月,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蔓延背景下,“移民大篷車”又一次卷土重來了。據外媒本月2日報道,數百名洪都拉斯移民進入危地馬拉,并在當地形成一支至少3000人的“隊伍”,開始向危地馬拉—墨西哥邊境進發,他們的最終目的地依然是美國。洪都拉斯人德莉亞·馬爾多納多的兒子是此次“移民大篷車”的一員,他在行至危地馬拉境內時在一起車禍中喪生。馬爾多納多哭著說:“我曾經告訴過他,你不要去,你要面臨很多危險,要忍受饑餓、寒冷。你有可能會活著回來,也可能死在路上。即使你如愿到了美國,也可能會被遣返回來。”

 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拉美研究所副所長孫研峰認為,美國政府推行的激進反移民政策加劇了中美洲移民問題,使其更加極端化、擴散化。

  “最近一段時間,中美洲這種移民在對整個中美洲,包括對美墨邊境地區帶來的一個巨大的這種沖擊力,其實核心原因就是特朗普上臺以后,采取的這種激烈的這種反移民的政策。尤其是(設立的)美墨邊境墻,導致中美洲移民大量聚集在從中美洲到美國邊境的地區,比如說危地馬拉、墨西哥。從某種程度上來講,美國的政策實際上并沒有徹底解決移民問題,反而把移民問題更加極端化,擴散化。所以總體來看,美國的移民政策,我覺得是這次中美洲移民危機的最重要的原因。”

 

Copyright(C) 1998-2020 wxr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無錫日報報業集團無錫新傳媒網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鏡像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32120170007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1009513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:蘇字第306號
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蘇B2-20090203 蘇新網備2006009 蘇ICP備05004020號

今晚开奖大乐透开奖